1. <li id="prjno"></li>
      <table id="prjno"></table>

      1. <table id="prjno"></table>

        <tr id="prjno"><label id="prjno"></label></tr>
      2. <acronym id="prjno"><strong id="prjno"></strong></acronym>
      3. 堅持黨校姓黨  為黨立言發聲

        城鄉融合發展的障礙與推進路徑

        李許卡

        • 發布時間:2023-12-15
        • 來源:學習時報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要“著力推進城鄉融合和區域協調發展”。城鄉融合發展既是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也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當前,深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已具備了一定的物質基礎和制度基礎,但也要看到實踐中仍面臨不少的現實障礙,需要重點加以突破。
          城鄉融合發展面臨的現實障礙
          城鄉融合發展規劃有待完善。推進城鄉融合發展離不開科學的規劃指引。目前,我國城鄉規劃仍是以城市為主,鄉村規劃編制相對滯后。從國土空間規劃來看,大多數地區的土地利用規劃僅覆蓋到了鄉鎮,對村莊的用地規劃涉及較少,導致城鄉用地相互脫節。從基礎設施來看,城鄉基礎設施建設規劃仍存在短板,鄉村在電力、能源、道路、供水、供氣等方面遠落后于城市。從基本公共服務來看,城鄉在教育、醫療、養老等公共服務配套設施規劃制定上還缺乏統籌,城市公共服務覆蓋面廣、服務質量高,而鄉村在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建設上相對滯后,缺乏有效的規劃指引,普遍面臨著資金短缺、人才不足等難題。
          城鄉制度協同性有待加強。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土地制度阻礙了我國城鄉融合發展進程。2022年全國農民工總量超過2.95億人,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導致進城農民工大多處于半城鎮化狀態,在務工城鎮還不能享受到均等的醫療、養老和子女教育等權益,嚴重制約了城鄉融合發展。農地產權主體模糊,耕地和宅基地更多是突出保障功能,但農民所屬房屋轉讓權還不完整,農民宅基地使用權只能在村集體小范圍內流轉,導致大量的農房空置和浪費現象;相比較而言,城鎮的商品房具有法律賦予的財產功能,不僅可以滿足居住保障,也可以在市場上自由流轉和在金融機構進行抵押,充分保障了市民房屋的財產收益功能。
          城鄉資源要素雙向流動不暢。從勞動力流動來看,鄉村青壯年勞動力進城依然是大趨勢,而城市人才、農業專業化人才的入鄉路徑還未被有效打通,鄉村留下的大量老人、兒童等不能有效支撐農業現代化發展。從土地流動來看,城鄉土地市場分割,且權利不一致,鄉村建設性用地尚無法對城市緊張的用地需求進行有效補充。這不僅加劇了城市建設用地和工業用地的緊張,也導致大量農村集體性建設用地、宅基地的閑置和浪費,不利于提高全國土地資源的配置效率。從資金流動來看,農業現代化建設資金需求迫切,但由于農村宅基地、自建房屋、種植作物等都無法直接在金融機構抵押獲得貸款,導致農村儲蓄水平遠高于貸款水平,大量農村儲蓄資金反而流向城市,進一步加劇了農村經營主體獲得貸款資金的難度。
          城鄉產業融合水平有待提升。長期以來,城鄉產業結構二元分割明顯,城市以工業品生產和服務提供為主,而鄉村以農產品生產為主,農業與工業、服務業融合發展進程緩慢。我國農業發展仍受限于小農經濟的困境,農業規?;?、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均有待提升。加之,受農業產業鏈鏈條短、農產品深加工不足等條件制約,鄉村向城市供給的主要是糧食、蔬菜、水果等初級農產品,附加值十分有限,不能有效滿足鄉村居民增收愿望。
          深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的路徑選擇
          加強城鄉規劃統籌。城鄉規劃制定應統籌考慮城鄉國土空間融合、基礎設施一體化和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等內容。在城鄉國土空間規劃上,以“三區三線”為基本框架,推動規劃向鄉村延伸和覆蓋,真正實現對城鄉國土空間的統一開發和保護。在基礎設施一體化建設上,制定“市、縣、鄉、村”有機銜接的城鄉基礎設施建設規劃,并逐步完善電力、能源、道路、供水、供氣、防災和垃圾分類處理等專項規劃,以全面提升鄉村基礎設施水平和質量為重點,切實深化城鄉基礎設施建設和銜接。在城鄉公共服務提供上,制定城鄉統一的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建設規劃,系統完善城鄉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建設,以提升鄉村公共服務質量為重點,加大對鄉村公共服務配套設施建設的資金和人才支持,加速補齊鄉村基本公共服務短板。
          深化城鄉戶籍制度改革。城鄉二元戶籍制度從根本上制約了城鄉融合,深化城鄉戶籍制度改革,加快推進農民工市民化進程,弱化戶籍的身份屬性和福利屬性,增強戶籍制度的權益屬性,為推動城鄉融合提供強有力的制度保障。一是實施分類落戶政策,破解“愿落不能落”難題。優先滿足在城市工作年限長、落戶意愿強、定居能力強的農民工落戶,大力引進技術創新人才落戶,重點完善農民工隨遷子女、父母等落戶。二是全面推行居住證制度,打破戶籍屏障,為城市常住人口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三是賦予農村戶籍相關權益,解決“能落不愿落”后顧之憂。保障農民在鄉村的承包地、宅基地等權益,讓農民工既能享受到常住城市的各項福利待遇,又能保有在鄉村已有的各項合法權益,實現“應落盡落”。此外,要深化城鄉土地制度改革,通過穩慎推進鄉村宅基地制度改革、鄉村土地承包制度改革等措施,全面統籌城鄉土地資源,有效提升鄉村土地要素市場化水平,釋放農地活力,促使農民分享到更多土地增值的收益。
          拓寬城鄉融合發展資金來源。深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需要充足的資金支持,面對鄉村資金短缺難題,不僅要扭轉鄉村資金外流局面,更要拓展多元化金融服務。加快完善鄉村金融服務體系,實現大中小金融機構在鄉村全覆蓋。充分發揮政策性銀行對農業穩生產、鄉村基礎設施補短板等關鍵領域的資金支持作用。為良種培育、重要農產品生產等設立專門的保障性貸款資金,為高標準農田建設、鄉村基礎設施建設和人居環境改善等提供專門的中長期優惠貸款資金,為農業產業化、智能化和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等提供引導性貸款資金。
          加強城鄉產業融合發展。產業是發展的根基,城鄉產業深度融合發展是實現城鄉高質量融合發展的關鍵支撐。一是打破傳統農業單一生產模式。推動農業產業鏈向縱深延伸,大力完善農產品加工、儲存、運輸和銷售等環節,實現農產品的多元化開發、多層次利用和多環節增值。二是加快提升農業生產規?;?、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大力推動農業適度規?;洜I,加快5G網絡、大數據中心、人工智能與農業生產的融合,打造智慧農場。三是打造一批現代化產業園和產業集群。鼓勵農業優勢企業、龍頭企業向鄉村地區布局,促進農業集群化、連片成帶發展。
        [網絡編輯:毛龍]
        日本免费aⅤ欧美在线观看,韩国v欧美v亚洲v日本v,在线观看日本免费a∨视频
        1. <li id="prjno"></li>
          <table id="prjno"></table>

          1. <table id="prjno"></table>

            <tr id="prjno"><label id="prjno"></label></tr>
          2. <acronym id="prjno"><strong id="prjno"></strong></acronym>